安北祈_博客解了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解封了!!!还有谁!还有谁能拦吾辈!!!!

幽闭恐惧#只是卢恰私梗

#并不知道自己想说啥#

  说真的,身为黑暗的子民却患有幽闭恐惧症,这简直就是一件莫大的笑话。
  我在狭窄昏暗的空间中呼吸变得困难,瞳孔放大,开始想那些莫须有的东西。
  “Lucia.Luciano.Luciano·Vargas.”
  是的,我听见了有人用这样的名字呼唤我。
  那是我的名字吗——我不知道。
  我因何而存在?因何而被创造?
  也许我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
  我知道这想法是错的,是不应该的,可我依旧完全控制不了这种想法的诞生。
  ……
  天,我的心是那样的空洞。我没有名字,没有性格,甚至没有被承认。
  什么都没有,仅仅只是那样出现了,便被认为“存在”着。
  我真的存在吗?
  天主,你可曾怜悯过我?注视过我?你的孩子正因此而被苦苦折磨。
  父并没有赋予我名字、以及性格。
  性格,性格?所谓的性格,那不也是从常色中剥离出来的——镜子中的反面?
  那真的就是我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哈。我不需要。
  听着,我是异色意/大/利。2p意/大/利。
  仅仅是意/大/利。
  虽然幽闭恐惧让我流冷汗、变得胆小。
  但这也让我感受到我原来也会有所恐惧、有所逃避。他让我觉得自己还活着、还存在。
  这感觉真奇妙。
  
  让我变成现在这样的人我也不会忘记,永远都不会。
  
  好了。爱茨那家伙还和我说句什么——我们的定位就是国家对于外交的另一面。
  噢天。我突然心绞痛。
  把老子这个其实并不擅长外交的至于何地。不过这算是安慰吗,真难得。
  不过不得不说爱因斯这家伙本性真的挺温柔的。
  “所谓常色主人民异色主利益?”
  我是这么回答的。

#强迫症表示好想把那两行填平,看着这一个空及其难受于是就瞎写个罢#
#幽闭恐惧只是自家卢恰的一个设定请勿当真#
#不擅长外交这个也是私设,仔细说来其实不是不会,而是“懒得外交”#
#至于“那个人”。你猜是谁???[被打]#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