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萝北x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解封了!!!还有谁!还有谁能拦吾辈!!!!

唔虽然解了但基本上淡圈儿了学习有点忙..
现在还在弹丸和绿蓝圈儿晃悠x
可能以后会产粮,大概(?
虽然现在看以前写的..
是青春呢(。

哭吧笑吧#黑白黑伊

#私设捏他较多#

  费里西安诺不曾一次的试想过自己在如果得知他消失的消息后会怎么样,
  用酒将自己灌个醉生梦死?
  在夜晚的海边哭的歇斯底里?
  亦或者什么表示都没有冷漠的像个无关人士?
  但当真的发生后这些费里西安诺却都没有干。只是一遍又一遍的读着卢西安诺留下的那张最后的信函,低垂着眼眸拿出一沓信纸将一张纸张按在指下,墨迹在纸上留下一串又一串的字母随后被划花团起又再次重复这个动作。
  他没有哭,甚至一滴眼泪都没有掉,眼睛干涩像是枯竭许久的河床般渴望着雨水的滴落滋润,他甚至怀疑自己那一秒哭成泪人的技能是个假的。他试图用颤抖的手往眼睛里滴眼药水催使眼泪流出让自己好受一些,但那冰凉的液体在接触眼球的刹那便被下意识的眨眼给挡在了眼皮外面。费里西安诺有时的熬夜还是要用眼药水来滋润,但自己滴不安分以至于这件事通常都是卢西来帮他,明明在说想要好好活着呼吸美好的空气就不要让他干这种无趣的要死的事情之后却又还是会帮他。
  卢西安诺,他真是个有点别扭的人。
  在透明液体不知第几次从眼睑滑落的时候费里西安诺终于叹了一口气赌气般地把眼药水扔到了地上,圆形的软塑料在地上轱辘了几圈最终停留在一双棕色的皮鞋边儿上下一秒便被一只手捡起。
  “Feliciano.”
  费里西安诺听到了那个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却疲惫的不想回应。他现在的大脑像是被层层叠叠的画纸掩埋了般,入目只有无尽的白色什么都看不清,是的,一片空白。真正的想法?不知道啦。
  而罗维诺扫视了一圈依旧整洁的室内最终将目光落在那个书桌上丢弃了一堆纸团的费里西安诺身上。酒渍?没有。颓废?没有。费里西安诺和他的发泄方式不同,但也是最难恢复心情的。他根本不会将自己的难过告诉给谁,以至于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一直那么的快乐,仿佛阴霾从来不会降临在他的身上。
  “你他妈能不能好好给老子我说句话?”
  “嗯..今天的天气很不错喔哥哥,天气好久没有这么好了,乌云也散开了,你没有去找安东尼奥哥哥吗?”
  “艹。”罗维诺看着他着笑的样子就来气,就差把手里的眼药水给砸了过去,“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你为什么还要在这里一直沉默着?如果你舍不得从一开始你就和他说啊?”
  “……”
  “行了行了,别这么看着我,我知道我说的那话不近人情,你不想说话是吧?但Feliciano,这些事你早就知道的——我们没办法违抗人民也不能违抗上司,那你也自然知道无法带给国家利益的家伙那便没有存在的价值。他和你我不一样。他的消失是不可逆转的。”
  “从他出现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你的异样了,但你忘记了?国家是不能拥有感情的。一旦有了感情,就不会再理智的看待一切了。”
  “我可不知道你喜欢他哪里,也不好奇这玩意儿。但话就给你撂到这儿了,无论你多喜欢他,亦或者爱他。老子只能这么告诉你——他只是你的水中影、镜中人。”
  “他还在,只是你无法看到他,但这也意味着人民对他的记忆也开始消减,只有被大部分子民承认的那一天他才能显出身形并且被记住。”
  “你真该庆幸他对你没有敌意,不然占据身体对这些家伙来说也是轻而易举。”
  “我就说这么多。”

  “……”
  他哭不出来,也笑不出来。

  
  
#被你发现了#
#其实这也是个练笔#
#练笔都是没有正经起名字的|・ω・`)#
#迷之白黑伊感#
#偷懒技能已经点满#
#只是一点对卢恰存在意义的感想#
#罗维维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