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萝北x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解封了!!!还有谁!还有谁能拦吾辈!!!!

唔虽然解了但基本上淡圈儿了学习有点忙..
现在还在弹丸和绿蓝圈儿晃悠x
可能以后会产粮,大概(?
虽然现在看以前写的..
是青春呢(。

乖啦吃糖#黑白伊

  都.灵的清晨。
  靴底拧过湿地牵连泥沙踏过沥青路面,刚下过雨的城市还带着些许潮湿的雾气让睫毛都挂上了些许水珠。出门散步的卢西安诺仔细整理好黑白条纹的围巾让自己的半张脸都得以露出也遮掩了凉风。敛眸将手揣进风衣兜摸索了半天摸不到那个方条的盒子却摸个棒棒糖出来,忽有所悟的察觉估计是被家里那个还在赖床的费里西安诺给换掉了嘴角突然隐约抽了下。明白卢西安诺不喜甜腻的费里西还贴心的换成了低糖版的柠檬味,心中瞬间奔出各种不文雅词汇黑线了半天却还是叹了口气剥了这打着小蝴蝶结的棒棒糖观察半天断定这个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后将其塞入口中。
  因为Feliciano不是很管这个估计这么做的话就只有一个理由。
  “恶作剧也不做全套吗。”——那我决定好了。
  做晚餐。

  此时还在睡眠中的费里西安诺仿佛在梦中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猛地颤抖了下从床上蹬起被子坐了起来,头四处扭了下眼睛却没有睁开,“……”下一秒又砰的一下倒进了软绵绵的被子里。

#瞅了瞅世界时钟。#
#现在是意.大.利时间的7:13#
#温度13℃ 阴#
#?????????#
#其实只是个随笔#
#然而瞅了瞅好像能当贺文,nahahaha你咬吾辈呀☆#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