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萝北x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解封了!!!还有谁!还有谁能拦吾辈!!!!

唔虽然解了但基本上淡圈儿了学习有点忙..
现在还在弹丸和绿蓝圈儿晃悠x
可能以后会产粮,大概(?
虽然现在看以前写的..
是青春呢(。

存亦或亡#黑白伊

  #2017.3.17瓦尔加斯家生贺#
  #糖块#糖块#糖块#
  #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遍!#
  #除了费里切就只有异色出场#
  #异色女体出没注意#

  ————✽————
  「爷爷,爷爷,什么才是消失呀?」
  「哈哈…怎么突然想知道这个了?」
  「消失这种东西啊..」
  「等到他真的被所有人遗忘的那天,他就真的消失了吧—」
  ————✽————
 
  ————Ⅰ————
  费里西安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一清醒过来就发现自己站在这里了。
  冰冷寂静的建筑墙壁之间蛛网连结,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古老的建筑物,颓败而光秃秃的墙壁,以及彩色的版画都折射出其曾有的金壁辉煌。
  对陌生环境产生的紧张刺激肾上腺素的分泌激起一丝恐惧——不,其实准确点来说,更多的是好奇,对新鲜事物的好奇。
  按住心脏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努力不去想拉个人一起探险。
  自己一个人探险也不错♪
  虽然是现在只有自己呐…。
  就连皮鞋踏在铺着红毯的石板地面上的摩擦声都清晰可见。
  太静了。
  静的让人不安。
  在走到这条走廊尽头的时候,他看到了一扇巨大的石门,现在就像标准的恐怖电影的进展——主人公误入神秘的地穴,在经过了长长的一条走廊见到了一扇高大的门,但是却推不开也拉不开,左右四顾找工具希望砸开门的同时门缝里却逐渐涌出鲜红的血并开始逐渐传来哭泣和尖叫混杂的声音……惊恐不已的主人公想要回去的时候却发现来时的路已经不见了!!!
  哇啊啊好可怕——门上繁复夸张的浮雕挺好看的。
  意料之外的石门还不算太重,稍稍使了些力气就推开了。
  晃了晃呆毛费里西安诺同学突然觉得这种意外的发展才好玩儿。
  唔就比如开门就看见个美女什么的。
  ……我,我开玩笑的…。
  费里西一瞬间睁开了眼睛但随即就重新眯起。那个坐在大厅三层石阶之上平面摆放的王座间的金发姑娘一身渐变白蓝丝绸长裙,裙角不知沾上了什么,显出一片深棕,披着雪白的狐裘披肩有种女王之感,虽然上面沾染的灰尘有些碍眼。四周墙壁点燃的蜡烛忽而全部都躁动起来,晃动的光亮将这个大厅渲染的有些诡异。听到声音的她朝费里西安诺的那边看了一眼,微阖的眼眸下是一片碧蓝,但却不带一丝感情色彩,就像是看死人的眼神,这让费里感觉有点不舒服。只是瞟了一眼就好像失去兴趣一样摇起了羽毛小扇,抬起手慢悠悠地欣赏起了自己染的粉嫩的指甲。
  “外来者,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来这里的人啊,都死了。”
  “Uh-huh..”天生对女性的好感使然让他丝毫没有感受到这句话的寓意,亦或者直接忽略了,疑问句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抛了出去。
  “唔很抱歉小姐,我也不知道我是为什么来到这里的——不过不介意的话,可以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吗?”
  “这里吗?”她忽而扬起了下巴,被挽起的金发鬓角余留的发丝垂了下来落于肩头,虽然目光依然慵懒,但的确是比刚才有精神多了,却没有直接回答费里西安诺的问题,“难得碰到外来者,那你就在这儿转一圈儿再回来吧,再回来,我就告诉你。当然,如果你回得来的话—”
  “回,回得来?”怎么一股子自己会死在这里的口气啦,费里心里不禁开始打起了鼓,毕竟这个地方看起来相当的不靠谱!虽然忽略那些煞风景的东西以外不难看出这里曾经肯定是座迷人的建筑。
  “别这么胆小,我会看不起你的。更何况,这里安全得很,死神都找不到这个地方——也就是,死都死不了。”姑娘难得的叹了口气,似乎对这种乏味的日子已经开始抱有消极心态,“啊啊—这里的日子真的是太无聊了,好不容易来了个新鲜玩应儿可不能这么轻易的让你走啊…。”她稍偏了头,带着一丝孩子的玩心,“所以你去瞧瞧我的兄弟姐妹吧。”
  “作为交换,我的名字,Floria,那么外来者,你的名字是——”
  “Feliciano喔。ve..”老老实实的报上名字后,费里西安诺反倒因为这个金发姑娘,不,芙洛丽娅的话而感觉更不靠谱了,心稍稍落下了点就又被提了上来。本来第一印象是觉得Floria很高冷的,但怎么现在有点感觉是高冷下的蠢萌呢……咂巴咂巴嘴伸手就把平时的欢悦给拽了回来,“如果这是这么漂亮的姑娘所要求的,那我有什么理由可拒绝的—?并且这里看起来很有研究的价值——”
  “Feliciano吗…umm…怎么听起来有些耳熟,算了……”芙洛丽娅似乎有点困,提起裙摆将身体全部都蜷缩在了宽阔的王座上面,娇小的身子陷在破旧的朱红坐垫中,受到压力的坐垫一些鹅绒从破口中飞舞了出来,但她却似乎习以为常的样子扯了扯垫子角,甚至打了个哈欠,“研究呀…到是也可以,但你可得小心点,毕竟都是些老古董,可是经不起碰的。”
  “哎对了。哝,可别说我欺负你,这是地图。”

  ————✽————
  「ve..那如果没有被遗忘呢?」
  「那就处于一个很棒的状态啦」
  「只要他被铭记,就可以永垂不朽。」
  ————✽————

  ————Ⅱ————
  虽说是放自己出来出来转一圈,可是去哪儿?
  地图…ve…我真的不知道这个该不该称为地图——
  因为上面甚至只是标注着东南西北,还有在不同的位置上画着一些涂鸦,对,没错,是涂鸦!
  并且是根本看不懂画的是什么的涂鸦!!!
  他就差点用眼睛给这张方方正正的纸张盯出个窟窿也只能看出这个建筑有四层,除此之外那些涂鸦他一个都没看懂……
  费里西安诺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但是—凡事都会有解决的办法的,他一直都相信这这一点。
  并且只是闲逛,并没有具体的目的地。
  他相信他敏锐的直觉会带他做完这件事的。
  
  将墙上的烛台带上一个,那么出发吧。

  Uh-huh.
  眼前是一座宏大的楼梯间沉睡在废墟中—华丽的栏杆布满灰尘,楼梯的台阶损毁严重,费里西甚至有些担心他会不会踩上就会坍塌。但是显然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当他到达第二层的时候台阶它也只是发出了一些难听的尖叫声罢了。
  站稳后稍稍举起烛台以便烛火的光亮更能让自己看清便开始打量起了这层楼层。看起来像是个收藏画像的地方,上面挂着的不少画像都是精良,足以传世的作品。但唯一让他遗憾的就是太久没有保养过了,就连一些画框,以及玻璃都裂开了,里面的画也自然更加的悲惨。
  正在感叹的途中,目光却突然被一张画像黏住了,那张泛黄的纸张上画的似乎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像,但画的人却不知为何让费里西安诺屏住了呼吸。
  画中的人看起来约莫二十几岁,酒红碎发被一顶礼帽压住,面容被压的低低的礼帽遮挡外加开始枯黄剥落的纸张已经看不清,只能看清和礼帽完全不搭的几乎血迹斑斑的红棕色军服,和左面翻面领上带着的一朵玫瑰花。
  这显得甚至有些突兀,总觉得自己对这张画中的人有一点印象但是又说不出名字……当费里西安诺想要贴近了些看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叹息
  “你喜欢这张画儿?”
  那是个很漂亮的姑娘,橘色的卷发被束起扎成马尾,在一旁墙壁的烛火摇曳下照出一圈儿暗黄的光。身后似乎还有一个人影,但光线太暗了,且一晃而过也就消失了就当做是眼花。用做绑发的黑色缎带上的红蔷薇不知为何染着深棕,不如说更像是干涸的血,赤色的歌德礼服,黑色内衬红色外衬,蕾丝镶边儿,袖开大喇。
  “只是觉得有些熟悉啦……”突然被问也不知应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就只能用这种暧昧的说辞来搪塞过去,谁知那姑娘直接又接了一句。
  “巧了,我到觉得你很眼熟——”
  一贴近就嗅到了香水的腐败香气,就像是苹果腐烂的气味,酸涩而又带着细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甜意。这个姑娘显而易见的明白这个事情,所以她皱着眉头卷了卷自己橘色的发丝,好像怨念很深的样子。
  “瞧啊,你也看到了,可别嫌弃。这个地方实在是太破旧了,甚至已经被遗忘了,我连个做香水的材料都找不到了——不,应该说,我连个干净的水都找不到!”说着的时间她就已经走到了费里的面前,那种疑似烂苹果的气息更浓郁了,但并不是让人反胃的那种气味,这让费里西安诺不禁再次调节了一下呼吸试图习惯这种有些诡异的气味,“…ve……”
  “噢看你的表情就知道,这闻起来糟糕极了对不对?这对于一个淑女来说简直是地狱!虽然我不知道我该不该自称为淑女,但这显然不是重点。你要明白,对于一直待在这个快长毛的建筑里的我们来说这是多么寂寞!没有光,没有干净的水,干净的空气——只列这几点你就该知道我们生活在多么令人难过的坏境之中了!!毕竟这里还有个超级洁癖的人儿存在,他呀,才是每天都活的很纠结——噢我好像又跑题了…那么,念叨了这么久还没介绍自己,我的名字——Louise。”
  “……∑这听起来真是要命……”对方一长串的话一口气说下来也丝毫不费力气,甚至还似乎很有余韵的样子。拍了拍自己有点混乱的头咀嚼着Louise的话,在心里念了半天也没找出好的回答来回答louise的一长串只能闷闷的鼓起了脸,“Feliciano,这是我的名字!”
  “Feliciano,幸福,这可真是个不错的名字。并且,你似乎长的很像他。”但她显然只是想找个人诉苦而已并没有想得到回答,随即便夸奖着就朝身后仿佛想要得到认同一样说了一句,“你说是吧?luca?”但却没有得到回应。在费里西安诺瞅着她身后明显的表示懵圈的时候她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扭过头一看身后果然空无一人,顿时气的把高跟鞋跺的当当直响,“太过分了!太过分了!!Luciano这个混蛋!!竟然又把我丢下了!!!”
  “Luciano?”果然当初觉得身后还有一人的感觉不是错觉嘛…费里西安诺突然对自己的感觉又有了信心。虽然很在意Louise所说的和自己长的很相像的那个叫luciano的人,但果然现在显然不是适合询问的好时机,反正总会遇到的,这没什么好着急的ve…嗯。不着急。
  “是的,是的,那家伙是我的哥哥,整天都不知道在搞什么,把这个屋子搞得乌烟瘴气的,虽然他不折腾这个房子它就谈不上是好——但也是没有办法,他是那样的不甘寂寞,总会想找点乐子。他不会又看到了什么新鲜玩意儿了吧—不,说不定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糟糕的点子…”
  “……真是的,哎呀,看你的样子你应该是来逛的吧,正好,我要去抓那个该死的Luciano,不如我给你带路——?”
  “真的可以吗?如果是这样那真是太好啦!不瞒你说,我看不懂Floria小姐的地图……”这个看起来很美艳的姑娘意外的话唠,但是却不会让人感到烦躁,费里西安诺在一瞬间甚至有种自己已经听她念叨了许多年一样的错觉。
  “Flo那家伙的地图是十足的印象派!只有知道路的人才能看得懂,然而知道路的话还要地图干什么——”“所以我当时真的是很混乱呀……”
  “你知道吗,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大!了!!!除了大就没有什么实用的东西了!!!”“你说的没错,我当时走出那条走廊的时候就感受到了,脚软…!!”
  “你说那张画呀—那是我画的喔,衣服上血什么的,原因你还是不要知道了,但是这种不和谐美是不是很棒!”“非常的有魅力!”
  “————?————————,——。”“————!”
  “——…————。”“——?”
  走了一路也絮絮叨叨了一路也应答了一路终于好像累了的样子开始减少字数了…
  “不过你是从外面来的?外来者,这里可是少见,毕竟我们这里一直就四个人——噢,你还没有全部碰到吗?”
  “如果你在这里生活的话你就会明白我们的生活有多么艰辛——虽然我们不需要食物,但只要还存在就会感到寂寞呀!”
  “虽然很在意你是怎么进来这里的,毕竟这里可是,空洞的地域呀。”
  “————,——————!”
  “——,————。——————?————!”
  错觉……

  ————✽————
  「可是,为什么被铭记就可以活下来呢…」
  「哈哈哈,也不是真正的活着噢,但是乖孩子,你看—那些历史上的名人,现在依然被颂唱着」
  「已经消失的国家,也会被人传说着」
  「这就是“生”的表现啊」
  「但有些时候,比如时代,消失了就是消失了。」
  ————✽————  

  ————Ⅲ————
  “这太糟糕了太糟糕了!Luciano·Vargas!!!你他妈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眯起眼睛耳朵就变得极其灵敏,所以当这个几乎是吼出来的声音突然传过来的时候费里西安诺是混乱的,因为有点聋。
  但他敏锐的捕捉到了姓名后的那个姓氏——Vargas。这是她们介绍自己从未加过的姓氏,与自己完全相同的姓氏,如果他们是家人,那么,他们,究竟是谁…?
  露易丝也自然是听到这在空旷的建筑中荡起回音的声音了,似乎对于这种闹剧已经习以为常的样子,她干脆利落的拉起费里西安诺的手说了一句就加快步伐跑向声源处,“跟我来吧Feli,去见见他们——”但不知为何,我感觉在那想着姓氏的瞬间,Louise似乎看了我一眼。
  ——哎呀算了别多想了!!!
  奔跑的途中目光从周围用来支撑的石柱间滑过,这里看来是生活的地方,由墙壁割离的每个房间规律排列,无处不在的版画让这空间显得没有那么无趣,但依旧四处封闭着没有一丝阳光,唯一的光亮就只剩下每张版画中间隔摆放的壁灯了——我突然觉得有点头晕目眩…
  露易丝终于停下了脚步,费里西安诺也得以喘息,这姑娘的肺活量真的是不一般的好…!!!她朝一个方向指了指,
  “别喘啦,瞧,他们来了。”
  一黑一白两个身影慢慢朝这里走了过来。
  “行了行了,我会注意在你不知道的地方做实验的,你最好笑一笑,笑一笑使你美丽,生气对皮肤不好喔——这是你亲爱的弟弟对你的忠告。”
  “快收起你的这套说辞吧luca,你亲爱的哥哥的耳朵已经快被这种话给磨出了茧子—你显然没有看到事情的重点,我是说,你想要在我的房间里做些什么要命的实验?”
  “不这可不是什么要命的实验,Flavi,你明白吗?这可能是拯救我于发霉的大事件。”
  费里西安诺终于看到这个声音的源头了,也就是画上的本人,他看上去比画中的狼狈要好多了,披着个红底黑面短款外搭,黑衬衣敞开的领口散散系着个红丝带,如果忽略边角不规则的破洞的话…还有,心脏不知为何从一刚才就开始扑通扑通的直跳。
  明明是个陌生人,却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这在刚才遇见的姑娘们身上虽然也有,但远远没有面前的这一位来的真切。
  “瞧你,怎么一副要哭的样子——”
  露易丝有点吃惊的揉了揉费里西柔软的浅栗色发丝似在安慰。
  “欸?我没事的喔…!!”但是突然被安慰的费里西安诺却就像被看穿了心理的小孩子一样紧张兮兮的缩了缩肩膀,本就不擅长说谎自然也是漏洞百出,虽然费里他根本不知道,甚至不理解自己为何而恐惧。但露易丝却也什么都没说只是让他去看继续去看他们。
  事实上露易丝一转头就看到费里西安诺情绪不太对的样子也吓了一跳,毕竟低落时的费里是真的不多见。
  但对面那两个还在斗嘴的两个人显然没有看到这出几秒的小剧场。
  就连上次的话音落下也没过多久。
  “是—是——但我可不管你发霉不发霉,如果你不给我个合理的为什么要在我的房间里做这个实验的理由,我发誓你是再也见不到明天的蜘蛛网了。”随即那个要柔和的多的声线也从拐角出现了,虽然仍然蕴含着怒气。
  弗拉维奥拍了拍白色燕尾服款式的长外套,因为刚才的追逐似乎沾了不少灰,此时皱着眉头屈指将领口的蓝领结理正,虽然仍然有一些祛不掉的浅渍存在,但费里西安诺觉得,能在这里还能保持着这种纯白也是蛮厉害的……
  似乎是注意到了这边的露易丝以及费里,弗拉维奥当机立断的暂且放下了还在那吊儿郎当的卢西安诺准备事后在收拾, 
  “嘿Louie,你好像还带着个新人,看起来真是眼熟,让我仔细想想,他究竟是像谁——?”
  “够了Flavio,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无视我——嘿!”还未说完露易丝就插入空档一拳捶向了卢西安诺的脸,猝不及防的受到袭击条件反射的后仰帮了他不少的忙,总算是扣住了露易丝的手腕将其拉入自己怀中,“哇哦我亲爱的姑娘,这样对你的男体真的好吗?”
  “好极了我亲爱的男体,”露易丝也不闪躲,直接顺势揽上了卢西安诺的脖颈将唇凑了上去,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这种姿势刚好挡住了卢西安的视线,“你也应该知道你为什么会被打吧?至于理由,我可不想听——”
  ???男体???不是?说好的哥哥呢???[费里西安诺限定版黑人问号.JPG]
  “哎呀…好像有点小露馅……”笑眯眯的看着这场闹剧的弗拉维奥拍了拍费里西安诺的肩,像是在哄孩子一样,“嘘,别在猜我们是谁了,听我的,你会好的。”
  “我的名字是Flavio,想必在刚你已经听到了,让你看到那样真是有些不好意思,但为了luca着想,你还是不要去找他的好。”
  “人也都看过了,那就去第四层吧。”
  “不—为什么——请等一下!我想知道,Flavio先生…!!!”
  “Floria她应该和你说过你看过我们全部并且看完四层就去找她,她会告诉你一切吧,那就去吧。”弗拉维奥的声音果断而没有拒绝的余地,让费里西安诺不得不的将所有疑问全部都吞进肚子里,即使他一点都不想放弃,但看着Flavio一瞬间的现出的眼神费里西安诺他迟疑了。
  那是怎样空洞的眼睛啊……

  ————✽————
  「唔…果然还是不太明白……」
  「好啦,问答游戏结束,该睡午觉了」
  「好~」
  「嗯—Rovi他啊…要是在这么…嗯…哎呀,算了——」
  ————✽————
  
  ————Ⅳ————
  费里西安诺深呼了一口气,结果他还是听了Flavio的话。这条楼梯不知为何走的格外漫长,总感觉到了最后一层就要和这里说再见了…不不不,还要去问Flora小姐这里到底是哪里呢!!
  摇了摇头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全部都甩出自己的大脑开始观察这层楼层。
  两扇工艺精巧繁复的窗棂镶嵌的花窗玻璃已经破了一个窟窿,稀疏的光线从彩色玻璃以及漏洞中洒下造就了内部一半神秘灿烂一半微妙的景象。
  这里就是最顶层了,除了最中央的石座上扣着的那个透明的罩子以外便没有其余物件了。而在那个石座背面靠着的人一头酒红的发丝显得格外显眼,彩色玻璃的投影打在他身上泛起一圈儿亮光,却难以看清。
  “Luciano先生?”费里西安诺显然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他,并且,在之前的闹剧中他也似乎在一直刻意忽视自己,并且,Flavio先生一直在拒绝自己找他。
  “到时间了。”但卢西安诺显然没有什么回答费里西安诺的疑惑的兴致,带着手套的手里把玩着一只圆形的金属制品,一次又一次的抛起在空中划出个弧度便又重新落于手心。费里不知为何突然感觉他的身影有些透明,但是眨过眼后又恢复了原状。
  “短暂的旅行结束了小子,瞧那儿。”
  卢西安诺指向了费里西背后突然出现的镜子,转过身望向镜子的方向镜中却倒映的不是自己,而是扭曲的,熟悉的影像。那分明是自己的哥哥,此时正在床上躺着的自己身旁转来转去,看那表情感觉已经爆粗口了耶……
  不过等等!!床上躺着自己!!!这是,自己昏迷才到这里的?所以果然还是做梦嘛……?
  “一半对一半不对,我不知道是你怎么来的,不过时机正好。”正在那儿猜测,卢西安诺却仿佛猜到了费里西安诺在想什么一样直接将猜测的结论给他了,“他来接你了。嘿,接着。”迎面便飞来了一个圆形的东西,慌乱的接住了那个不明物体费里西安诺才看清卢西安之前把玩的东西是个徽章,上面涂着的银漆已经开始剥落,只能依稀看到上面刻的是朵雏菊。
  “当做是见面礼。我这儿可没什么好东西,只能给你这个玩意儿了。”
  “它被放在这儿好久了,物归原主。”
  “不不不等等—等一下——!!你到底,是谁——?”在被推下去的刹那费里西安诺叫了起来伸出手抓住了他,稍微急促的呼吸表示了他的疑问。
  “…得了—你现在这样真蠢。”卢西安诺稍眯起了玫色的眼眸,却没有甩开那只抓着自己手腕的手,“你从以前就这么执着。”
  他突然笑了一下,嘴角那转瞬的弧度费里西安诺几乎觉得自己看错了,随即卢西安诺吐出来的字眼差点把自己呛死。
  “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Buon compleanno.”
  随即想要呼喊出来的声音被泛起波澜的镜面吞没。

————✽FIN✽————
  
  ✽Buon compleanno:意语*生日快乐
  ✽Louise:私设异色爱丽丝
  ✽Floria:私设异色查瑞拉
  ✽Louie:露易丝的昵称“露易”
  ✽Flo:芙洛丽娅的昵称“芙洛”
  ✽Luca:卢西安诺的昵称“卢卡”
  ✽Flavi:弗拉维奥昵称“弗拉维”
  
————✽安北祈✽————

————✽P.S.✽————
  
  啪啪啪!!!╰(*°▽°*)╯
  你看你看你看你看你看!是糖吧!是糖吧!甜不甜!就问你甜!不!甜!老甜了!!!!!!!
  当吾辈在16号才反应过来已经到时间了的时候吾辈其实,是崩溃的!!/自己作死。
  于是急匆匆的赶出来了一篇贺文../赶出来的东西果然都是不能看的。
  一没性格二没逻辑三没结尾,一点都不精良也不好看/还真说了句实话。
  虽然果然还是太赶了有很多描写都没有认真考察过,BUG一堆
  还有吾辈想过罗/马时代好像还没有举例的那些事件发生,但是已经懒得重新想了,就这样。嗯。
  第三节的结尾也不对,但是脑洞已经一口气用光了所以就这样吧..。

——✽—✽—✽Vargas✽—✽—✽——
——✽—✽Buon compleanno✽—✽——

  ——✽——

  恍惚的光芒中,弗拉维奥提起了一盏烛台,那双碧蓝的眼睛晃动着烛火的光芒,摇曳不定。他突然轻轻叹了一口气。
  “Luca,结果你还是去见他了。”
  “只是把一个东西还给他而已。”卢西安诺在背对着他的的一个地方,微眯的眼眸凝向的是费里西安诺之前消失的空地,“那张画像该不会是Louie早就准备好的吧。”
  “当然不是,Louie她也只是没想到而已,毕竟她是你的女体,总会有些恶趣味——得了luca,走吧,回去吧。我想我们大概不会在有机会见面了。”
  “你这是在损我吗?啧。我不和你争这个,走吧。”
  
  ——✽——
  
  “Flo,别睡啦,别睡啦—快醒来,你在不起来我就将你那条最喜欢的裙子送给luca做实验了——你那个最珍惜的口红也是喔!!!”
  “……”
  “喂—!你这家伙,怎么变得这么贪睡啦!”
  “啊啊啊——真是的,你如果不赶快醒来…你真的会…。”
  “…醒来啊…快醒来啊……”

  ——✽——
  
  想要,拉着你逃到没有人知道的地方。
  “luci……”
  “办不到。”

  ——✽——
  “哥…哥哥…?”
  “Feliciano!!!你.他.妈的终于醒了!!天知道你为什么突然晕过去了,你知道吗?你昏迷了三天,整整三天!我一开始还以为你只是平常的睡懒觉,但你的睡眠时间也未免太久了些!!!”
  “……呜哇哇??竟然那么久吗…!不过…ve…哥哥……我做了个奇怪的梦……”
  “什么?梦?先别提这件事儿了,你的精神看起来不错,那就开始准备一下,来生日派对吧,Chiara和Alice都在等你!”
  “等一下哥哥!!你知道Luo…唉不对,怎么拼的来着……”
  “——?”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