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萝北x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解封了!!!还有谁!还有谁能拦吾辈!!!!

唔虽然解了但基本上淡圈儿了学习有点忙..
现在还在弹丸和绿蓝圈儿晃悠x
可能以后会产粮,大概(?
虽然现在看以前写的..
是青春呢(。

稚念随风#微妙的初恋组黑白伊

  #很久没动笔的练笔#
  
  奥/地/利。
  这片庄园有风轻轻抚过树木透过枝桠落下稀疏光线打在明澈窗上,只是一碰便透过那片透明落在深色木制地板之上显出大块亮斑。
  空旷的房子只有轻巧的脚步声来回的回荡在其中,在传来一声短促的嘿呀的时候一个穿着绿色女仆装的孩子拖着一个比起他来说显得有些大的画架费力的挪过来,显然对于他这样的小身板来说搬个画架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再一次跑回去捧回绘画工具和搬起一个小板凳后费里西安诺已经快趴下了,所以坐在板凳上气喘吁吁的抹了一把溢出的汗水眯起眸子望向澄澈天空却不知为何不在说话。
  “今天的felici也很乖喔。”
  沉默了半天后小小的念了一句便手脚麻利的支起画架,丝毫没察觉到被自己一不小心连带过来的一柄镜子此时因为被从颜料盒上抚落掉落在地上发出的一声闷响。肉肉的小手抚向画纸感受着水粉纸面上的凹凸不平的触感满足的眯起眸子揭开了颜料盒子托着颜料盘拿起画刷小心的沾上蓝色颜料用清水稀释后将画纸染上颜色。
  似是想到了什么好事一样哼起了小调,洁白的画纸上随着笔刷的一次又一次的抹上颜色与其他颜色和水的交叉渲染慢慢显现出一个梳着背头的金发孩子的模样。
  黑色的帽子异常显眼。
  “神/圣/罗/马…”
  不知为何眼里蓄满泪水
  “我在等你哦,一直一直都在等你…”
  安静的房间里只有小孩子低声呜咽的声音。
  
  原本安静躺在地上的镜子泛起波纹模模糊糊的浮现出一个与费里西样貌完全相同只有瞳色和发色不同的孩子。
  “……”
  不知为何面色有些阴沉。
  
  #吾辈觉得自己文笔变差了…!!#
  #本节名字纯属强迫症硬凑格式瞎起的#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