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北祈_博客解了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解封了!!!还有谁!还有谁能拦吾辈!!!!

变质的爱#黑白伊

  #非国设##病娇梗#
  #外加一堆躺枪的#
  
  NO.1
  卢西安诺牵起了费里西安诺的手,那双手手指纤细修长骨节分明仿佛天生就是适合弹奏乐器的手,却被剥夺这样的权利逐渐失去了原有的温度变得寒冷刺骨。在手背上落下一吻近乎癫狂的凝视着那个躺在床上陷入沉睡没有丝毫声响的青年,青年额头上还带着未处理的撞伤,显而易见的是撞破头颅而引起的脑死亡。动作温柔而小心的撩开了黏在血迹上的栗色发丝将其一丝一丝的捋顺,就好像在对待一件易碎的千年珍宝。眼底翻涌的感情之色凝聚成漩涡几乎要破开那玫色的眼瞳涌出。
  “我只是…深爱着你罢了……这样也有错吗?”他不懂,为什么一定要以这种决绝的方式与他分别。
  神经质一般的反复诉说着爱语,透明无色的液体滴在那双因为常年不见光而苍白纤瘦的手腕润湿暗红的束缚痕迹。
  他不懂,也永远都,不想懂。

  
  NO.2
  想要你,只想要你。我的存在意义便是为了你而存在,眼睛里只看得到你也只容得下你。
  无时无刻的凝视,就算被叫做疯子也不在乎,但也许,他早就疯了吧。
  “讨厌的东西,我帮你杀掉就好了。”
  费里西安诺有时只是一闪而过的不好的想法,但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化为现实。
  屈指将手指上的血迹舔舐干净鲜红舌尖缓慢舔过唇角润湿干燥唇瓣,丢掉了手中染上赤色的匕首丝毫不在意那个被杀死的可怜人。他蹲下身伸手环抱住那个瘫倒在墙根的青年在耳畔温柔的低喃。
  “为什么要躲着我?”
  “luca…不要…再伤害那些无辜的人了……”
  为什么,这不是你所期望的吗?

  
  NO.3
  “乖,别哭,我心疼。”
  卢西安诺略带怔愣的看着那个阻止他割伤自己的行为的少年,脸上泛起温柔之色轻声安慰着这个面露惊慌的少年。
  为什么要这么温柔呢,被这样温柔以待,我会陷的愈深。
  被解开的黑色衬衫挂在身上裸露出胸口,靠近左心口处的,那用匕首画出的伤痕清晰的拼出了一串字母,那分明是一个未完成的名字——[Feliciano·V]
  
  
  NO.4
  本是记录每天事情的日记本却密密麻麻全部都是关于费里西安诺的踪迹,连细小的空隙都被其名字所填满。每天躲在暗处看着费里西与人交谈露出的笑容手指抓着墙沿因用力而泛起白色,努力压抑心里翻涌的情绪,平静的笑容逐渐崩坏。
  翻弄着打印出来的资料,卢西安诺翻看着那些资料只是无声的将其一张一张的重叠罗列整齐,钢笔在纸上写下一串又一串的字母。最后,将小巧的匕首与信一起装进信封里加好蜡印将它寄出。
  
  “呐呐小菊下次再去你家玩儿吧,小波奇好可爱的ve——”
  “费里西安诺君,波奇它…”
  “……欸?……欸?!”
  “在这之后在下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信。”
  “我好像也收到了,家里的番茄不知道为什么一夜之间全都枯死了,啧,哪个混蛋干的。”
  “……这是…?!哥哥你也?”
  
  
  NO.5
  费里西安诺有着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那是一双多么漂亮的眸子——如同包罗了雏菊花海甚至太阳,晶莹剔透,不含一丝阴霾,耀眼且灿烂若华。就算那时眼眶溢满晶莹润湿那宝石般的莹光为其蒙上一层雾气却给这颗美丽的宝石更添一丝魅力。
  无论卢西安诺调和多少次颜料,一次又一次的稀释掉那暖色系的水,笔刷一次又一次的沾着颜料,在那整洁空白的水粉纸上渲染出一次又一次的晕色,却依旧描绘不出自己内心所满意的那片美好。
  “不够…还不够……”
  直到他手中的颜料换成了灼眼的红色,直到鼻腔逐渐弥漫起浓郁的血腥味,直到那张洁白的画纸此时因为红色与逐渐干涸的深棕浸染混杂而显得斑驳淋漓,直到残留的未干赤色顺着画架的木纹滑落滴落在深色的木制地板之上。他抑制不住的残破笑声鼓动肺腔溢出于喉就像是台老旧的收音机,玫色的眸子布满血丝只有满面苍白。
  “想要…更多…我想要更多……”
  
  
  NO.6
  费里西安诺最近总感觉很不舒服。他对于外物的感受本身就很敏感,那视线又如附骨之疽般无法剔除,无论是在家里又或者外面,无论在哪里都会感受到一股不加掩饰的热烈视线——那视线仿佛就像是自己被剥光了衣服放在大街上被行人行注目礼,被那让人倍感焦灼的目光游离全身。
  在当他手腕上被拷上冰凉的手铐的时候他除了一刻不停的挣扎和哭泣什么都做不了。
  “Feli,Feliciano.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吧?”
  他不懂,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自从这个以前总是在脑海里响起的声音化为实质后,他越来越难以理解了。直到在最后一件衣衫掉落的时候,直到他的目光逐渐黯淡,眼泪逐渐干涸的时候,他依旧没有懂。
  痛苦与快感,恐惧与羞耻,接连不断的漩涡、晕眩、打击,绝望之中只能听到卢西安诺痴迷的呻/吟祈求。
  “别离开我。”
  
  
  NO.7
  感情变了质,当曾经的守护变为独自占有,当他无时无刻的祈求化为实体可以真实触碰费里西安诺变为现实后,他的欲/望越来越不满足仅仅如此。
  当他的感情开始变质,这是否可以称之为爱?当然,这也是爱,是无可质疑的。
  只是略带病态罢了。
  曾经的仅仅听到费里西安诺的声音就可以满足,现在却只想要让费里西安诺的声音只有自己可以听到。
  只想,独自占有。
  
  
  NO.8
  所以当费里西安诺恋慕上那个德/国人而冷落他的时候,逐渐失去了联系,话语也逐渐减少,每次的见面都是他站在那个德/国人都身边一脸幸福的模样。
  卢西安诺从不曾改变神色的眼里终于涌出了眼泪笑得歇斯底里。
  既然这样,所以,要是折断你的翅膀你就会和我一直在一起了,对吧?
  我折断了你飞翔的翅膀,可你为什么,连怨恨的表情都不愿意赐予我?
  “Feli,你知道吗。那个德/国人愤怒的样子,可真是可笑。”
  “还有你的哥哥,在发现你消失后你知道他有多么的着急吗?那张脸,就像是要吃了我一样。其实我很好奇他为何对我一直敌意那么大——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那个本田菊,似乎是你的好朋友吧?还因此在网上散播寻人启事呢,你看,你有多么的重要。”
  卢西安诺低笑着指尖划过冰凉尸体脸颊磨蹭费里西早已僵硬的脸部肌肤撬开口腔肆意掠夺。
  只有眼泪滑过脸颊无声的滴落。
  “我爱你,真的,很爱很爱你。”
  任殷红血液从手腕流出拥抱着那个身体早已冰冷刺骨的少年嘴角勾起满足的笑容。
  一定会,一直在一起的吧。
  

  #哎再次试图修改一些语句不通顺#
  #一股子日式轻小说风,什么时候再改好了#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