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北祈_博客解了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解封了!!!还有谁!还有谁能拦吾辈!!!!

循环往复#黑白伊

  #费里人类,卢西不老不死设定#
  #语c自戏风#

  某国的一处墓地,站在棺材一旁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
  再一次看着他苍老的面容就那样安然的躺在棺材中,晶莹的液体溢满了眼眶晃晃悠悠的随时都要顺着眼角流出却还是扬起头不让他落下,忍住想要哭泣的冲动颤抖的指尖触碰上他的脸颊触感除了冰冷,便剩下就像是枯死的树皮般的粗糙。
  人类短暂的生命对自己来说,一百年也只是睡了一觉的功夫而已。
  垂下眼睑长而密的乌黑睫毛遮住半片眼睛随着眼睛眨动轻微的颤抖着。盖上盖子拿起一旁的锹四指合拢用拇指指腹摩擦着光滑的木制锹杆沉默半响轻叹了口气。
  随着锹崛起土壤然后被扬起洒落在棺材盖子上面不断重复着动作。
  一点一点的被埋入土中沉眠。
  最后陪着自己的,只有冰冷的墓碑。
  拿出一柄镜子看着镜中自己年轻如初的容貌,真的好想放声大哭。
  多少次,究竟看到了多少次你一次又一次的死去。
  为什么我不会死…
  
  漆黑的夜空只有月亮挂在上面,没有星星陪伴他的日子谁又能懂得他的凄凉。
  洗手间中洗脸池随着闸门的开启喷出的水射在池底溅起一圈一圈的涟漪。
  等着池子放好水的时间拿起了放在池子边上的高脚杯对准了日光灯,透过晶莹的杯面透明的酒液与灯光交织发出一种五彩的流光。稍眯起紫红色的眸手指微微抚摸着光滑的杯面,仰首将半杯伏特加倒入口中,酒精辛辣刺鼻的气味顺着咽喉倒灌上鼻腔呛的自己几乎不能呼吸,极少饮如此烈性的酒。烈性的酒酿饮下腹又是怎样一般难受滋味只有自己才知晓,眉头几乎皱成一团,但这也算能缓解疼痛,看向自己的右手。
  手心摊开的是一柄匕首,细腻的雏菊花纹爬满了刀柄,可以看得见每一片花瓣的纹路,闪着冷光的刀刃清晰的到映出他自己的面容显示了主人曾保养他的用心。
  那是费里曾送给他亲手刻的匕首。
  抬起手臂将衬衫袖子的纽扣解开撩起袖子向上挽起露出手臂,没有片刻犹豫便握紧匕首用力割向动脉。
  割破的一瞬间鲜血喷涌而出,只是怔了一瞬才险险的躲过喷出的血液但因为躲避不及还是让一些喷到脸上,透过睫毛上挂着的血珠,将手腕浸入水中。
  或许是喝的酒麻痹了痛觉。并没有感到过多的痛处。
  但就算不喝能疼到什么程度,最可怕不过适应,从麻木到不仁或无觉。就连他这种以前极度怕疼,受一点伤都会慌张的去找纱布的人,都变成了现在只是安静看着割开的伤口之中流出,殷红的血液缠缠绵绵地与水池里的水交织在了一起,如同从手腕间生长的红色树枝,在水中优雅缓慢的舒展自己的身姿,将纯净无色的清水染上不属于自己的色彩。
  可是我为什么还是没有死……
  水池里满溢的水几乎被染成纯粹鲜红的颜色,即使如此他也没有因为缺血而晕眩的感觉。
  算上这次,已经试着自杀过多少次了呢…?
  有晶莹的液体再次溢满眼眶,透过模糊不清的水面却看到了那狰狞翻开的皮肉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合拢。从内心传来的绝望紧紧摄住了他的心脏令他呼吸困难,不禁握紧了匕首再次用力割了下去,脸上带着病态的笑容。
  “为什么,我不会死呢。”
  不变的容颜如同诅咒一般缠绕。
  一直都孤独的存活着,看着无数的人从眼前逝去。
  不停的轮回去追寻你的脚步,只期盼着再一次的遇见,不停的重复不停的轮回。
  为何世界总是是如此的残忍。
  永恒的生命,到何时才能够终结。
  为何,我总是孤身一人。
  “好想见你。好想见你…”
  真的,好想见你……

#好想把这个黑历史删掉。可是删掉就凑不齐两行了。#
#……。#
#好纠结喔。#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