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萝北x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解封了!!!还有谁!还有谁能拦吾辈!!!!

唔虽然解了但基本上淡圈儿了学习有点忙..
现在还在弹丸和绿蓝圈儿晃悠x
可能以后会产粮,大概(?
虽然现在看以前写的..
是青春呢(。

血色独舞#黑白伊

  #意/大/利法/西/斯最后的杀戮梗#
  #说是黑白伊但是费里西从头到尾都没露脸系列#
  
  
  [啊,是吗,我已经没用了?]
  [不可饶恕,反对我的,全部都下地狱好了。]

  1943年9月23日。
  渐渐的一片军队的虚影缓慢的接近北意/大/利的这个小城镇,萨/罗。军靴踏在石板地面上发出清脆响声,领头的青年抬手遮住拂过的沙尘才注意到身处的地方格外熟悉,头却突然像是电流接通刺激神经带来尖锐痛处不由得蹙起眉头,由于接连不断的打击而越来越混杂的意识像是被打碎的彩色玻璃无序的堆在一起,在一片混乱中他几乎已经找不到准确的理智存在,只能下意识的低喃。
  “北意/大/利吗。”
  这样也会伤害那家伙吧。
  但是自己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
  来到这里没过多久,他的上司,就是墨/索/里/尼那个混蛋,他又宣布成立意/大/利社会共/和/国,自任领袖兼外长,同南部的意/大/利王国政府分庭抗礼?
  然而在意/大/利社会共/和/国成立后不久,他就被迫同德/国签订协议,割让南/蒂/罗/尔和的里/雅/斯/特,并同意德/国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占领威/尼/斯。
  将身为心脏的威/尼/斯送给那群德/国佬?
  哈…他现在已经连一丝的情绪都懒得表露了,愤怒还是悲哀,恐惧还是疯狂,这些情绪逐渐的混杂在一起侵蚀着理智,还能保持这种理智,多久?
  接下来究竟会怎么样呢,我很好奇啊……
  
  时间1944年1月11日。
  墨/索/里/尼,那个愚蠢的上司,在德/国强大的威压下在维/罗/纳又枪决了他的女婿齐/亚/诺,随即还有其他曾投票反对他的法/西/斯党领导,他无法对此行为做出评价,毕竟他也是如此。
  反对他的人,全部都要下地狱。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事情使得他进一步丧失支持,在此之后,他几乎完全依靠那个德/国佬的国家。
  该说是悲哀吗。
  看不起那些洋芋蛋子现在却又像只狗一样伸着舌头表示忠诚的祈求庇护。
  呵。
  
  时间1944年6月4日。
  根据消息似乎是因为由于同盟军准备登陆诺/曼/底,那些家伙在意/大/利暂时停止了大规模的进攻,使得自己现在得以苟延残喘。但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吧,这是法/西/斯主义的最后堡垒,如果注定要消失,干脆拼一把,算是为自己的消失以此祭奠不是吗。
  撩起沾染上血污的额发没有任何阻碍的凝视这片土地似是想要将其每一丝的细节全部记住,然后,偏长发丝的落下再次遮住了那玫红眼底的晦涩不明。
  “盛宴,开始了。”
  缓慢勾起唇角渐渐露出疯狂的神色带领全军开启屠城的行动。
  时间逐渐接近傍晚,太阳已经快西沉,温和的橘黄色铺满勾勒这片土地的轮廓打出一片柔软,但即使是如此温暖的颜色却也带来不了一丝温度。
  血色浸染全城除了杀戮还是杀戮。
  妇女的哭救声,孩子的哭闹声,即使在夜晚也丝毫不停息,有些烦躁的朝某处声源丢去一柄匕首,银光掠过额间钉在墙壁上飘落一缕棕色的发丝,只往那边看了一眼便看到了那受惊的姑娘大睁着眸子泪珠还在不断的从眼眶滚落,不由得有些烦躁。半压烦躁靠近捏起姑娘下颚强制性的与自己对视,明显的感受到接触的瞬间姑娘连颤抖都开始僵直处于半休克的状态。
  绝望充斥心头所以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吗。
  到是个相貌不错的姑娘。
  出乎意料的这个姑娘只晕厥片刻便醒了过来,但他想她接下来一定会后悔自己的醒来。
  因为这里已经没有任何理智存在了,全部都是一些发了狂的野兽罢了。嗤笑一声随即便招呼旁边的一个士兵过来指向这个姑娘。
  “你要吗,送给你。”
  姑娘求饶的话语究竟是有多么的可悲,即使是已经绝望却因恐惧而不断的祈求怜悯,多么可笑的人性。
  就算平时对待女性都是礼让为先但是现在可是特殊情况。
  在那个士兵眼睛发出光亮的时候仿佛弃开脏污一样丢向对方,随即踏开步子转身不在看那个姑娘绝望的眼神。
  “传令下去,所有人随意处置。”
  宁静的夜晚被接连不断的哭嚎惨叫声给撕裂,原来的求救声、咒骂声、祈祷声,已经横尸在街道换成了新的。
  浑身赤鸂裸的女人,布满青紫的男孩,肢体残缺的,在现在的这里已经屡见不鲜。
  一切的声音落入耳里带给他的究竟是愉悦还是烦躁?也许在这些声音里已经找不到任何的一丝情绪了,被消失的恐惧逐渐充斥心头,在被黑暗的母亲拥入怀中的时候这种感觉不但没有消除甚至更加的愈演愈烈。
  如果被支持自己的人民、国家抛弃,他便会失去自己所有的存在意义,而对于他来说,失去了存在意义那将意味着死亡。
  过于疯狂的统治总会引起反抗,人民可并不都是什么好捏的软柿子。
  他知道的,他一直都知道的。
  但是。
  不想消失的愿望是很普通而简单的吧。
  仅仅是不想死而已,这没有任何错误对吧?
  有时候还真是羡慕你啊蠢常色。
  光明,也许只能属于你吧。
  这是我一个人的独舞,就算为其被伤至毁灭也只是。
  自作自受。

  他最后唇角向上勾起露出一个微小的弧度。
  “Mio amore.”
  “Addio,buona notte sogni d'oro.”
  

  #因为最近在研究意/大/利法/西/斯…#
  #如果有错误请务必不要客气的指正!!!!!#
  
  [亲爱的。]
  [永别了,晚安好梦。]

评论(1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