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北祈_博客解了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解封了!!!还有谁!还有谁能拦吾辈!!!!

稀里糊涂#白黑伊

  #药梗#
  #你就当做是卢恰视角!x#

  “……热…”
  卢西安诺在模糊之中不知为何身体滚烫起来,抬起铁一样沉的眼皮四处扫了下还是自己房间不变的格局,望向窗外依稀可以看到外面的阳光浅浅蹙了眉。
  发烧了…?
  还未等他想出缘由再次翻涌而来的热意几乎将自己的理智摧毁,只是本能的想要寻找能使温度降低的东西。挣扎的爬起来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冰水扭开瓶盖就灌了下去,因为喝的太急没有吞咽下去的水顺着扬起的下颚流到上下滚动的喉结颤抖几下流下滴在黑色的衣领上染出看不出的痕迹,冰凉的液体滑入胃中只是一瞬间的寒冷却不知为何反效果的感到更多的灼烧感随后遍及全身。与此同时身体深处泛起一股陌生的感觉传来,有奇怪的东西在躁动。
  将剩下一半的水随意丢在地上里面剩余的水顺着瓶口流出淌到地上汇成一滩水渍。

  身体重心向后仰去直直的倒在了床上任身体陷入绵软床垫之中难耐的皱紧眉头抵制这种奇怪的感觉,面颊泛着不自然的红色牙齿适力地咬着舌尖逼自己清醒克制着心中翻腾的热度,舔了舔被水色滋润的唇瓣将刚才剩余的水滴舔去昏昏沉沉的大脑因此时的放松只感觉理智这种东西离着自己越来越远。
  “……”
  视野一片模糊,被奇怪的情绪浸满的瞳孔水波潋滟,胸口不断起伏喘息,一时间安静的房间被这断断续续带有魅惑色彩的喘息声所填满,仿佛如此便能使自己好受一些。
  不满于身上衣服的碍事抬手摸向胸前将衬衫纽扣解开露出精致锁骨,没解几颗便开始胡乱的撕扯,然而无意义的扯动只是增加了衬衫上面的褶皱,却没有换任何方式只是加大力度扯开衣服,纽扣被这略显粗暴的动作被扯落下来挥到地上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碰撞声却惹得自己受惊一样睁大了眼眸。察觉到没有人才松懈下神经,注意到自己现在在做些什么混沌的大脑似乎出现了答案。
  他被下药了?
  颤抖着笑了起来但随即放弃似的重新闭上眼睛遮住眼底溢出的情绪。随着动作弧度衬衫半开半解的松松垮垮的搭在手臂上,衬衫一点一点的滑落露出胸前肌肤。过程中裤子随着磨蹭向下褪去,呈已字形蜷缩在床上,近乎半裸的身体露出线条匀称的腰身,张开嫣红唇瓣吐出一口热气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精神高度紧绷的大脑突然接受到了一丝微弱的响声让自己再次下意识的紧张了起来,眼睛微张开一条缝露出一点玫红看向那个推开门的人克制了一下将要溢出的喘息,一瞬间羞愤的情绪充满本来无意识的大脑咬着牙硬是挤出一句话。
  “…你,看到了。?!”可刚说出口就后悔了。因为此时的声音就像是被欺负了的小猫般绵软,一时间更是涨红了脸将脸埋进被子里压抑着轻微的颤抖。
  
  那个显然不合时宜推开门的人却先是愣愣的站在门口片刻,在卢西安诺思考怎么赶走他的时候他却突然缓缓睁开眼睛露出那琥珀色的瞳孔,绽开了一个天使般的笑容。
  “ve~这样的luci,果然…”
  费里西安诺望向那个似乎被那个药折腾的够呛的青年,衣衫凌乱的堪堪遮住下体,透出一种旎乱不堪的状态,也不管会不会激怒这个易怒的人只是慢悠悠的将刚才的话语补上,“可爱极了。”
  说完就缓步接近俯身压上,在被躲开的刹那握住卢西安诺的手腕将下颚置于卢西颈间凑上耳畔独自一人般喃喃。
  “不能浪费了呢…对吧?”
  “你他妈的…给我滚…唔!”
  的确是滚,不过是在床上滚。
  不明不白,稀里糊涂。

  #不管不管反正吾辈把自己的语c自戏修了修加点东西丢过来了#
  #不接受谈人生!!#

评论

热度(17)